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视频
发布时间:2019-07-06
 

“ 作者:李启正


敢杀人的人,还怕什么鬼。

文:李启正

2018.12.17 由你的正启航推送



1

并不大的居酒屋里,角落上坐着李和林。李说这家居酒屋,难找,地也不大,但却有整个东城区最好吃的鱼。


林笑了笑,戴着精致银器的纤细手腕,夹起一片鱼汁里的青瓜。


“倒也就这样嘛。”

“是鱼,配菜这种东西,哪有人吃。”


居酒屋的角落里,偶尔传来几声温婉的笑。


“林太,这的鱼,虽然不是什么名贵食材,但却也是当天从沿海地区运来的,新鲜。而后老板精心挑选,能上桌的也不过三五条。”

“小李可真有心,不过这鱼终究只是下等货,再怎么精挑细选,也不过是一堆烂桃里挑个鲜甜罢了。不然也不会埋在这么深的巷子里。”

“林太说的是,这下等的鲜甜,弄得好似见不得人似的,确实不像话。”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股夹杂着寒气的风吹过小巷,屋外血色的石蒜发出阵阵“沙沙”的声响。


居酒屋的老板手中拿着一个包裹走过来,递给李。


“林太。”

“哟,这可使不得。”

“有啥使不得,鱼不够好吃,但这布匹可是好货。这儿的老板是地道的日本南部奄美大岛人。大岛紬在林太眼里虽然见惯不惯,却也是真的好东西,一份小小心意,还请林太不要介意。”


李的眼眸笑得弯成一条细长的弧线。


林太摸着细致的茧绸,也笑了笑:“行,那我就收下了,有心了小李。”


2

林太坐在家中的客厅里。大岛紬在光亮的地方看,比昏昏沉沉的居酒屋,更加动人。


大岛紬的原材料本是白色的丝线,在经过五次的泥染后,丝线就会变成黑色。但时至今日,化学染料都无法呈现这种由天然成分形成的特殊黑色。


林太看着这纯粹且细腻,柔软有光泽的黑色,一层层打开布匹。


一抹通透的秘色,在黑色的包裹下格外显眼。


林太脸上露出一副深邃的笑容,纤细的手指小心的抚摸着易碎的手镯。



3

宴席的中央是一条清蒸的小苏眉,鱼身泡在深红色的酱汁里,头尾高高翘起,宛如一位倒在血泊中还依旧满脸高傲不知死活的贵妇人。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那此刻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的林太、李和陈夫人,一个个信心十足的样子,估计都相信自己能把戏演好。


“恭喜林先生,林太。”陈夫人见大家都入席坐好,笑道。

身边的林太拍拍陈夫人的手:“哎哟,可别客气了,劳烦大家这段时间互相照应,项目才能批下来。”

“这可是块福地,林太好眼力。”


李在一旁没有说话,面带微笑地看着眼前这欣喜和谐的一幕。


“来来来,别说了。大家吃鱼。这小苏眉是我家先生特意让人送来的,大家快尝尝。”

陈夫人将夹起的鱼肉放入口中:“嗯,林太。这鱼名贵,果然怎样都好吃。”


都说不说人话的人,最后会变成鬼。随着时间一滴滴流走,这宴席上的人脸就像餐桌中央的小苏眉,变得格外诡异,虽然精贵,但没有一丝血色。  


“欸!我就说今天怎么感觉有些不一样!”陈夫人突然放下手中的筷子,说道。

“大惊小怪!怎么啦?”林太口中虽这么说,但还是满脸笑容的看着陈夫人。

“林太这镯子真好看,这通透的绿色,实在是太叫人喜欢了!”

“哟,原来是说这玩意啊。”

“林太哪里买的?”陈夫人接着问道。

林太顿了顿:“托好友在日本买的。来来来,接着吃。”


“陈夫人。”李叫道,接着微笑着站起身来。


表面上和颜悦色的李,拿着刀子,稍微使劲,一刀切下鱼头。


“哟,这......”林太瞪大眼睛,一秒、两秒,然后扬起嘴角的笑容接着说道:“小李,这苏眉鱼头可没人吃,你这没吃过啊也别太心急。”

“林太,这可以上桌的东西,只要够胆,都能吃。”李笑着看向面部逐渐僵硬的林太,把鱼头夹起来,放入陈夫人碗里。


4

花了好大功夫收入囊中的地皮,高楼平地起。


林太卧趟在客厅的沙发上,慵懒地抚摸着怀中的猫。


“老公,这酒店的试营业阶段,你确定不要限制预约人群?”

“不用。”

“那鱼龙混杂,要是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故意作祟怎么办。”

“试营业阶段,什么都好说。反正又不是一上来就正式营业,万一出了问题,就没有说辞了,直接把口碑做坏。怕什么。”

“那行,你赶紧去洗澡,睡前咱们再把开业典礼的酒席名单核对一遍。”



5

林家的酒店开业典礼,可谓是足够风光,张灯结彩,各界名流。


林太画着精致的妆容,笑脸迎人,看似简单盘在脑后的头发其实也没少下功夫,一袭墨绿色的礼服搭上秘色的珠宝,格外耀眼。


林太挽着林先生的手臂,游离在人群之中。


“林太。”

“哟,小李。”林太瞥了一眼穿着黑色套装的李,迎了上去。

“林太,这镯子看来是真喜欢,连自家酒店的开业典礼也戴着。”

“无所谓喜欢不喜欢,懒得去讨厌罢了。”


“听说你最近和江对面楼盘的王先生关系甚好。这贪吃的猫啊,最后恐怕只会惹来满嘴鱼刺。”林太说完,轻声一笑。盛气凌人的嘴脸宛如正是她此刻该有的样子。

“林太可就别拿我说笑了。”李倒是没有生气,接着说道:“对了林太,听说这股东陈夫人身子略有不适,连开业大典都没法来。话说,这酒店开业前要请道士作法,烧高香,拜菩萨,林太可都有请人做吧。”

“都什么年代,这一砖一瓦都是硬东西,哪还会有人在乎那些轻飘飘的神神鬼鬼。”

“砖瓦够硬,可是人命够不够,这可说不透。”


林太的脸逐渐冰冷,不屑地看着李离开的背影。


6

“啊!看!”隔壁桌的棠小姐第一个发现酒店大堂拐角处的黑猫,推推旁边先生的手,大声叫道。


所有人的眼光齐刷刷地看向棠小姐注视的方向。


黑猫瞅了数眼前方的酒席,然后调身离开。


林先生面有难色,一旁的的林太,心里一抖,缓了片刻,连忙挤出笑容,说道:“今日开业典礼,为了通人气,方便大伙进出,各处的通道都敞开着。或许是外面的野猫,也为了凑这热闹,跑了进来。大家都别介意,继续用餐吧。”说罢,林太继续保持着微笑,等着各位来宾一个个重新进入状态,开始用餐。


“哪来的死猫,快吩咐人去处理好!”气氛缓和下来,林太赶紧对身旁的助理说道。


不知为何,只是一只猫而已,此刻的林太被刚才的事一搅合,竟一点心情都没了。突然想到什么,林太开始张望着四周了。李不见了。



7

“我说什么来着,你哪来的信心觉得这些贱骨头不会搅局。”


林先生面对着前方生气的林太,没有说话。过了片刻,对身后的助理说:“你先去联系这个人,告诉他,要多少钱直说。顺便看看能不能问出些别的。对了,查查这人背景。”


好几家报社报道了林氏集团试营业的酒店里有顾客见鬼一事。


林太气得眼睛都红了:“妈的,这些背后作祟的贱人,老娘一个都不会放过。”


没有想到外界反响如此恶劣。林太决定下午便召开记者会。


呼啸的风仿佛刀子一般,割在林太脸上。面对着数十张人脸和镜头,林太用力捏了下自己的腿,让自己脑子更清醒些,说道:“这件事,我方公司觉得纯属是他人恶意造谣。目前已经联系这位顾客,进行沟通。也和相关司法部门通过电话,现在流言已对我们酒店造成不小的影响,一切都会走正规的法律途径解决。”


“请问林女士,你是否觉得这是竞争方公司在背后指使的呢。”

林太紧握的纤纤细手,青筋暴起:“不好意思,目前还在调查中。”


8

原本以林家的财力和势力,要摆平这件破事并不难。但有些人为掀起的风浪,还真不是你想停就能停。


王先生翘着二郎腿,一言不发地看着报纸。李坐在王先生对面,面带笑容地用勺子舀起一勺热腾腾的鱼片粥。


边上的电视机里播报着林氏集团酒店见鬼一事的后续。


原来承认自己是受人指使,林家也答应隔日召开记者会后就把钱付给对方的那位顾客。竟然没有熬过那一晚。


这件事,媒体当然不知道。


当他们接到消息时,这位顾客已经死了。他的老婆拉着儿子,哭得稀里哗啦。面对公众,这位夫人声称林氏集团前日下午找过她先生,也不知道到底说了什么,傍晚她老公出了个门,结果现在被发现尸体被扔在城郊的山脚下。


紧接着,林先生,林太等人都被司法部门带走。


事情闹大后,林家被彻查。没想到原来各种手段拿下的地皮,也牵扯到法律问题,浮上水面。



9

林家倒台后的第二周。江对面的酒店开业刚满五年。


王先生在家摆好酒席,宴请了三五个人。


在能把人肉绞碎的风眼中脱身的陈夫人,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李。


李一直觉得,那些爱在血河边淌水的人,只有两种可以活下来。


一种是拥有柔软身段和强硬手段的杀手,一种是耗尽价值连杀手都懒得多看一眼的废人。


“谢谢小李帮忙,不然掉进这件事里,怕是我和先生都永远没法翻身了。”

“不谢。陈夫人胆大心细,决策果断,知道第二天会坏事的东西,绝不留过当晚。像你这样的人,我该帮一把才是。”


碰杯的声音,此起彼伏。


酒席的主菜是一条鳜鱼,鱼身被炸得金黄,从肚子处对半切开,就着深褐色的酱汁,摊在餐桌中央。像极了此刻餐桌上的人,身披名利,一肚子坏水。


“嗯!这鳜鱼肉真棒。”王先生的合伙人大快朵颐,点着头说道:“你们可知道,鳜鱼性凶猛,常以其它鱼类为食。所以这肉才格外好吃。”


10

有人认为,只要足够聪明,就能用自己的阴谋抵抗外来的阴谋,然后将所有障碍都铲平,同时保全自己,人挡杀人,神挡杀神。即使浑身带血,但只要站在云顶,便再也无人能管。


李心心念念的地皮,此刻变成楼盘被王先生从政府手中低价收购。


请了道士作法,也捐了不少善款,外面的媒体报道都声称这块地终有善终。王先生并没打算改变楼盘当作酒店的用途,洗净污言,重新开业。


第一晚,李便在顶楼订好了空间最大,视野最好的房间。


等王先生过来的时间里,李独自一人躺在床上。鹅黄色的灯光,让人有了几分困意,枕着柔软的丝绸,淡淡的茉莉花香弥漫在李的整片脑海中。


“谁!”


迷糊中,李突然瞥见一个身影从窗外一闪而过,然后隔着落地窗掉进房间里,李一惊,赶紧坐起身来。


明明封闭的落地窗,边上的窗帘竟像被风吹过似的,在柔和的夜色中晃动起来。


李鞋子都来不及穿,冲出房间。


酒店顶层的的走廊里挂着一幅精贵的油画。画中的三条鱼,带着戏谑的笑,嘴里塞满子弹。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总有人自以为聪明,把别人都当成傻逼,想着自己可以随便玩弄周遭的一切。


可是岁月轮回,人在做,天在看。大家不过都被时间随意戏耍罢了。


时间的案板上,陈列着三具像鱼的尸体。自认为手段高超,身段柔软的人,到最后都会被炖得稀巴烂,然后端上桌,任由他人分尸。分尸罢了还要被嫌弃,味道不好,刺太多,肉不嫩,口感恶心。


有的人,不管像猫、像鬼、像楼盘,还是像鱼,但始终都不像人。


他们努力的活着,可是再怎么努力,始终都活不成个人样。


长按二维码关注【正启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