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视频
途歌崩盘!付强:“死亡是所有共享汽车的最终命运”
发布时间:2019-10-01
 

来源金:金错刀(ijincuodao)


刀哥很想知道,除去拿了资本的钱然后悄悄离场的人,那些做共享项目创业的人心里有多苦。


ofo之后,共享汽车明星企业途歌也已“爆雷”,资金链断裂,用户排队退押金遥遥无期,供应商催债无望,创始人被堵躲进派出所,如今公司账户存款已被冻结。


原本在刀哥公司附近的一个不大的停车场内,曾几何时每天都被共享汽车占掉近一半的车位,基本都是途歌的Smart和雪铁龙C3。

 

但很多时候,不是前保险杠被撞坏了,就是后保险杠开裂,要么就是车身两侧被剐蹭。

 

现在,完全看不到了,App上已经无车可用。



回望2017年,曾被称为“共享的春天”,但事实证明那不过是个悲剧的开始。

 

2017年10月,号称5毛钱开奥迪,1.5开宝马的EZZY共享汽车资金链断裂,成为国内第一个死掉的共享汽车项目,嘘声一片。

 

但是没想到,时隔不过一年多,共享经济领域风云变幻,泡沫破碎。

 

途歌“倒下”似乎已成定局。


1

共享汽车遍地开花?

一面加速淘汰,一面哀鸿遍野

 

途歌,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成立于2015年7月3日,所属地北京,是一个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汽车共享出行平台,王利峰为创始人兼CEO。


据悉,在2015年,全国成立了数百家分时租赁企业,而途歌很快成长为国内头部共享汽车平台,不光分布广(北上广深落地),车型也多,旗下拥有奔驰Smart、宝马mini、雪铁龙、标致等多款服务车型。

 

其特点是,当时很多共享汽车平台是必须在特定位置停放车辆,但是途歌做到了可以随处取停,很方便。

 

4年6轮融资,如果按照这个节奏和势头发展下去,进入C轮融资,最后途歌肯定也是要走上市这条路的。


(企查查截图)

 

2017年,共享汽车领域也和共享单车一样,“百花齐放”,个顶个噱头十足,但是大体套路相同。

 

比如,1块8毛钱开走奔驰Smart,1元钱开宝马i3,1.5元开宝马1系,还有19.9开走兰博基尼、法拉利……报销停车费、不要油费、带wifi……比拼颜色的共享单车可热闹太多了。



记得那一年,网文里此类标题横飞,如“没买车的恭喜了!1.5元就能开宝马”、“租车公司要哭惨了!”

 

直到2018年,还有不少共享汽车项目陆续上马,比如2018年2月联合12家汽车厂商加入战团的滴滴。据“新芽NewSeed”的不完全统计,截止2018年12月,共享汽车企业共完成31笔融资,其中过亿人民币融资有10笔,投资方的身影中不乏蚂蚁金服等巨头的身影。

 

但是当时只有20辆车就豪言要在全国放1500辆的共享宝马似乎早就没了动静(就是那个1.5元开宝马1系的)。

 

据创业邦的不完全统计,包括途歌在内,2018年有至少5家共享汽车平台已经停止运营或出现资金困境。


(图片截取自创业邦)

 

距今只有几个月的最近一轮融资却并没有解决掉途歌的资金问题,退押金事件依然是发生了。

 

把车租给共享汽车公司的租赁公司确实要哭惨了!


2

逼债讨账,创始人躲进派出所

汽车版ofo的至暗时刻

 

CEO遭围堵,办公室的摆设被愤怒的用户砸烂,有远道而来的用户冲动之下要搬走途歌办公室里的电脑,供应商讨债,以及,在企查查上可以看到的,途歌面临的多项法律诉讼。

 

现在的途歌,堪比共享汽车领域的ofo。

 

相比ofo,途歌单个用户押金1500元,虽然体量没有ofo那么大,但是等半年能拿到退款就算不错。前提是途歌得有钱可退。

 

遭遇围堵的途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一度躲进派出所寻求庇护,用户在派出所问他什么时候能把押金退了,王利峰说一定会退,却说不出一个大概期限来。


(网络视频截图,王利峰在派出所与讨说法的用户见面)

 

途歌都发生了什么?

 

1、美好的原点

 

2016年的时候,在北京很多繁华区域,有了共享汽车专用停车位的,看着那些带有个性涂装的共享汽车,确实很像让人去一开为快的。

 

刀哥当时在国贸CBD区域,一次午饭过后决定体验一下途歌,下载安装app,注册,绑定信用卡交押金,定位找车。在用餐地点旁边,恰好有两辆雪铁龙C3。

 

从找车,到使用,过程很人性,体验不错。当时还有发券,可以抵扣用车费用。

 

后来,刀哥总是能发现开共享汽车出行的人,途歌的标志很显眼。

 

只不过,刀哥还没有体验第二次,途歌已经这样了。

 

2、伤心之地,南京!南京!

 

记得在2017年,EZZY倒掉的时候,途歌还完成了一轮融资。

 

到了2018年,无论是口碑还是市场份额都很不错的途歌也试图改变局面。当年3月,途歌进入南京市场,为打响声量,搞了一个南京市民免费出行一个月的促销活动。

 

而在其之前,Gofun和EVCARD其实已经先入场南京了。

 

结果,这次的“撒币”南京之旅以失败告终,仅仅在南京晒了5个月的太阳,途歌就撤退了,而且收尾不干净,欠地勤和供应商的款项为结清,大约20多万元。当时,有人认为这就是一个信号,“途歌大撤退”出现在网上。


(“途歌大撤退”时曝光的一张微信对话图)

 

3、西安,卖二手车

 

途歌的车辆,大多来自于传统汽车租赁公司,但也有部分自有车辆。

 

在资金问题持续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供应商已经开始逐步回收车辆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用户会发现在途歌的app里,原本车辆聚集区的可用车辆也越来越少,甚至无车可用。

 

但更加凄凉的是,一部分途歌自有车辆被曝疑似在西安二手车交易平台上出售。



4、用户以命逼退押金

 

其实途歌的出现,很多人还是满开心的,尤其是在买车需要摇号的城市。

 

但是1500元的押金,可比共享单车那199和99多太多了。

 

2018年12月17日,嘉泰国际大厦B座途歌办公空室,聚集了供应商和客户不下百人。因为途歌始终无法给出关于退押的准确说法,管理层不敢露面。

 

一位激动的用户激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