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著
失落的家园
发布时间:2019-08-07
 

失落的家园

陈修强

看了1月10日的无为论坛头条“无为又一个村子(尤孔村)上电视,真美!”后,我的内心再一次五味杂陈,尤孔村和我村相隔不远,差不多算是邻村,画面中的很多景致于我而言自然再熟悉不过。记得小时候去仓头,尤孔村是必经之路。天晴时还好,但一到连续的雨天,路面上就积起厚厚的烂泥,经常会因胶靴突然陷在泥里拨不出来而把脚踩在烂泥里,弄脏了袜子,甚至摔倒,再到后来,随着淫雨的持续,路面就变成了泥汤池,走路虽然阻滞力小了,但衣服却遭了殃,身体整个背面全是胶靴带起的泥水,或者由于泥水中不知深浅,要么滑倒,要么掉进深水中,那种遭罪,生活在农村中的人想必都记忆犹新。

当然这种情况不只尤孔村,其他地方都是这样,只不过尤孔处于交通要道,行人众多,道路的泥泞就更加让人印象深刻。

不过除了令人讨厌的雨天外,乡下的景色还是美好的,那时的河水甜甜的。至今都记得父辈到陡沟粮站交公粮的情景,用木船装满稻谷,一前一后两支桨,在清澈的河中划起船来,在船上玩闹的我们可以直接捧起河水喝下去,甚至扒在船边直接把嘴伸向水里牛饮起来,也可以水为镜,比比谁长得更英俊或漂亮。粮船一直行到陡沟码头,父辈再用自带的板车把粮食拖往粮站。儿时的我们把送公粮当作难得的节日,因为这意味着父辈一年的辛劳开始有了收获,尽管到粮站后仍会受到质检员的百般刁难与盘剥,但我们并不太懂其中的苦涩,一点点苦恼很快就被父亲手中一叠并不太厚的钱一风吹走了。有了钱,平时严厉的父亲也会带我和村人一起走进热气腾腾的饭馆,一顿饱餐。看着头顶巨大的吊扇,开始还担心扇叶会掉下来削走脑袋,可很快肉菜上来了,馋得直流口水的我们立马忘记了并不存在的危险。一个个吃得沟满壕平,摸着圆鼓鼓的肚子直叫痛。

那时的河道是通畅无阻的。因为每到冬闲,辛劳的父辈便会把船撑到水中央,一左一右,一头一尾,用自制的工具在河底挖取河泥,倒在船上,等船舱满后,便把船撑到田头,再一瓢一瓢地把河泥弄到田头凝固,叫做拉秧泥。待到来年开春,再把这些泥一块一块地挑到田中充作肥料。而在水草方面,一到夏天,父辈用我现在都叫不上名字的刀状工具在水中切割水草,然后把浮上来的水草打捞上船,同样再经上述一番操劳,撒到田中。对于路边沟边的杂草,也是忙里偷闲,全员行动。不过这个行动的名称我至今都清楚地记得叫做“打绿肥”,每家每户都有打绿肥的任务,每当我的母亲挑着沉重的绿肥担子回到家时,迎接父母的是我们早早在家做好的饭,并用毛巾上前擦去母亲满脸的汗水。我们学生也同样被学校分配了积肥任务,做完作业和家务的我们便到田间地头割草,到了交任务的时刻,同学们都提着大筐小篮来到学校,望着堆成小山的绿肥被校长交给学校所在的村里,换来村中奖给我们的水果糖,我们都急切地把糖塞进口中,完全忘记了手中还有草汁没有洗掉。

那个时节,阴沟里翻船完全是有可能的。你想,河底因为清淤而变深,两边又没有可攀援的长草,沟中淹死人我是亲眼看见的。那时连不会钓鱼的我,用一根木棍拴个蚯蚓都能把馋嘴的鱼儿钓上岸来,因为水太清了,我都能清楚地数出除了我手中的一条,水底还有多少条鱼等我去活捉。说什么“水至清则无鱼”至今我都不能理解。那时的父辈头脑中没有什么化肥农药的概念,也就不存在污染一说。儿时的早稻米特别好吃,那种滑腻感完全不输糯米,引得城镇里的人纷纷购买。每当家中入不敷出时,母亲天不亮,便在家中米缸里舀出一些大米装袋,扛在肩头,任由睡眼朦胧的我跟在后面,因为我知道母亲换来钱后,很可能会买根金灿灿的油条给我解馋。只是当时不太明白,为什么要给集市上掌秤人几毛钱。

到现在我都记得一次在区文化站看到一幅照片:安静开阔的河面,河中一个生机盎然的小岛,有很多不知名的鸟儿在岛上做窝,两岸则是整齐的农家房屋和袅袅炊烟……照片是黑白的,但在我的心中却是五彩缤纷的回忆,拍摄者给图片取名:家乡风光好。

然而随着化肥农药的大量使用,打工潮带来的农村空心化,土地抛荒,杂草遍地。昔日流水潺潺的沟渠被野草充塞,丧失了行船的功能,水中漂浮或残留着化肥农药使用过后的瓶子或袋子,水体发黑发臭,成了毒水。而稍大些的河流则为了两岸交通便利,直接在河中筑坝,又为了省钱,连桥都没有留下,人为地把活河变成一段段死水。拦网养鱼,使得垃圾沉积,河水变质。更有甚者,大量养殖污染环境的河蚌。珍珠虽然美丽,可是这美丽的背后却是杀鸡取卵。水清岸绿鱼翔浅底本是我儿时的日常,如今却被当作失去的梦想。淤泥不再有人疏浚,杂草不再有人割取,化肥农药任意倾倒,河流失去昔日容颜……

虽然这些年经济有了发展,村村都修了水泥路,高速高铁就在门前。秧苗机器栽下去,稻谷机器收上来,中间全是化肥农药的代劳,然而高速度的背后带来了高发病、高消费、高污染,小时司空见惯的农产品如今却被打上“绿色有机无污染”的标签来卖高价钱。

其实谁都不想回到刀耕火种,“三大差别”更是让我们几代人心痛,唯愿丰富取代贫乏,健康赶走污染,两全其美,我想这才是我们每一个游子心中永远的家园。

失落的家园失落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