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著
《黑天鹅》式的风险无处不在!经常会让我们万劫不复!
发布时间:2019-12-03
 

突如其来的股灾!犹如死神降临


各位书友大家好,欢迎继续做客老齐的读书圈,今天我们还是继续来讲书,去年我们在讲灰犀牛的时候其实就有朋友建议,应该先讲黑天鹅,灰犀牛跟黑天鹅是同时存在的,那么今天我们就补上这一节课,看看黑天鹅这本书,这本书的全名叫做黑天鹅,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作者是美国作家塔勒布,他被时代杂志称为是当今世界最辣的思想家,他也是一个资本公司的创办人,交易员出身,他的基金在金融危机中还能保持盈利65-115%。他也是畅销书作家,有两本经典之作,一本是我们今天要讲的黑天鹅,另一本我们以后讲,叫做随机致富的傻瓜,这两本都是华尔街的必读书目。


《黑天鹅》式的风险无处不在!经常会让我们万劫不复!


接下来,我们就进入本书。作者先说自己从小叛逆,他住在黎巴嫩,这里宗教冲突不断。甚至被抓进监狱,罪名是在学生暴乱中袭击警察。而当时他的祖父正是黎巴嫩的内政部长,也正是祖父签署的镇压令。但作者并没有一点悔过的意思,他就是要追求这种叛逆的满足感。对于他的家人来说肯定是觉得家族不幸。

后来他还遭遇到了战争而流亡,很多人都觉得战争很快会结束,但是有的流亡者一出走就是几十年,盲目预测是一种通病。当然每个人在看待黎巴嫩冲突的时候,都会有自己的理解,也都有自信,似乎都确信自己明白正在发生什么,但他们却忽略了,自己没有预测到的这些事。

我们的头脑是一台了不起的机器,它能够从所有事物中分析出道理,能够对各种各样的现象作出解释,并且通常不能接受某件事不可预测的想法,中国人说事后诸葛亮,很多人都喜欢在事后去评论自己预测的多么准确,而且他们往往能表现出很有逻辑性,也很有说服力。

但是历史和社会并不是缓慢爬行的,而是一步一步跳跃发展的,他们从一个断层,跳跃到另一个断层,期间极少有波折,而人类只是一台巨大的回头看的机器,人类总爱自欺欺人。

在一个历史事件发生之前,存在无数个事实,其中只有相当少的一部分,会对后来,你对历史的理解有帮助,因为你的记忆有限,而且被过滤过。所以你倾向于记住那些事后看来与事实相符的信息,除非你能记住所有的信息,才会打破这种倾向,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作者小时候由于赶上了战乱,学校关闭,他只能躲在地下室里偷偷看书,对他有影响的,是一本叫做柏林日记的书,这本书教给了他一种思维方式,那就是事前和事后的对比。

这本书的意义在于,他是以正在发生的视角来描述的,而不是事后天使的视角,比如在这本书里就写到,二战一开始,法国人坚信希特勒只是暂时的敌人,这就是他们缺乏准备,最后迅速投降的原因。而其他的书里则更多地会提到,说人们已经预感到了二战,至少感觉到了要出大事,但是其实完全不是这样。

作者从小关注他的祖父,也就是那位黎巴嫩的内政部长,最后做到了副总理,但是他说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人,并没有比他的司机高明多少。在预测这个事情上,掌握信息并没有比不掌握信息的人更有优势。唯一区别之处在于,精英们觉得自己懂得多,而普通人则知道自己处于信息弱势。现在大家看报纸读新闻,基本都是盲人摸象状态,每一篇报道都有一些细节,但是拼凑起来又没什么太多的卵用,现在媒体为了追求推陈出新,所以刻意再找全新的视角,但是结果却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最后演变成了大家都在追逐一些毫无价值的东西。


《黑天鹅》式的风险无处不在!经常会让我们万劫不复!


我们为了理解世界,通常会简化周边的事情,但这种简化通常就是黑天鹅的发生器,任何简化都可能导致爆炸性的后果。因为他通常不考虑不确定的来源。误导了我们对于世界构成的认识。

作者在沃顿商学院读书,他接触到了市场有效理论,也就是任何信息都已经反馈在了价格之中,于是公共信息的获取就没有用了,任何人都不太可能通过信息不对称,在有效的市场上获利,自此之后,作者就走了极端,把拿来看报纸和信息的时间,都拿去看书了,他说他一年要看100多本书,效率明显比老齐要高很多。一二十年后,这个作用就显现出来。他具备了独立思考的能力,而不会被一些陈词滥调,细枝末节的无效信息给带偏了。他现在认为,现实生活中有些科学成果,不但是无用的,而且他们中的许多,或许实际上正在造就黑天鹅现象。


《黑天鹅》式的风险无处不在!经常会让我们万劫不复!


在他沃顿毕业四年半之后,也就是1987年10月19日,常读书的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没错,美国股市发生了大崩盘,而且是毫无征兆的大崩盘,在此之前,他们一直对于自己充满信心,觉得已经掌握了投资的真谛。但这次飞出的黑天鹅,也着实让他们吓了一跳。

股灾当天,就有人跳楼自杀,整个交易所仿佛如死神降临,由于作者小时候接受过战火的洗礼,所以心里素质极好,他说对于钱并不关心,他坚信自己是正确的。但其他人可就没这么淡定了,甚至跪在交易屏幕前祈祷价格不再下跌。

作者这个人很有意思,他专门负责砸场子,他最爱干的事就是去猜测罕见的出乎意料的事件,也就是跟那些被称为柏拉图式的专家对着干,别人负责研究模型,他专门负责研究这个模型的局限和缺陷,他确信自己完全没办法预测市场价格,并且知道其他人也一定做不到,所不同的是,柏拉图式的专家们,通常不知道自己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换句话所,作者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但是其他人不知道。绝大部分的交易员,他们总是忽略那些极小概率风险,甚至把自己完全暴露在这些风险之下。87年股灾后他一直睡的很香,但其他人则都是惊悚未眠。原因还是那一点,他坚信自己是正确的。发自肺腑的坚信。

黎巴嫩战争和87年股灾,似乎是相同的现象,明显感到几乎所有人在承认这些时间的影响上,都有精神盲点。问题不在于事件的本质,而在于我们看待他们的方式。此后,他一直刻意放空自己,除了继续保持大量阅读,还经常处于冥想状态,就是有意要完成自己的理论体系。

作者说职业分为两种,一种是你得服务更多地客户,生产更多地东西,每卖出一份才能增加一份收入,这种职业不太会受黑天鹅的驱使,但也不太可能会一夜暴富。甚至你可能一辈子都富不了,因为你的收入是有限的。还有另外一种职业只要你能够工作好,产出可以十倍百倍的增加,比如你去做一个定量交易模型,那么买100股股票,和100万股,工作量是一样的。操作是非常的简单,但是产生那个想法却很复杂。这样的工作还有演员和作家,他们只要把戏演好,把书写好,就可以获得更多地观众读者,但面包师就做不到。所以这就有了,收入不具有突破性的行业,和收入有突破性的行业的区分,他们思考未来的方式是不一样的。

很显然所有人都想去做那个收入有突破性的行业,但是作者并不会给这样的建议,他会更倾向于你去做一个收入没有突破性的行业,因为更好混一些。收入有突破性的行业具备很大的不确定,只有你在获得成功的时候,才会对你有利。这种职业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导致大量的不均衡和不确定,努力未必会取得回报。少数人会获得蛋糕的绝大部分。这个行业中只有非常少的巨人,和非常多的侏儒。比如我们看到的都是著名演员,看人家一部戏赚几千万,但是还有99%的小演员,演一天戏,就只得到一个盒饭。而那些巨人诞生的过程,其实也是一种黑天鹅。

举个例子,大家总在说,民国时期的戏子入不了上流社会,以前都是大学教授包养名媛,而现在明星比上市公司赚的还要多。这到底是怎么了,其实这是技术突破造成的,以前演戏,你再知名,即使是京剧大师,你也得一场一场的演,那时候显然是没有收入突破的行业,但后来媒体出来了,有报纸,唱片,最后又有电视电影了,特别是在互联网普及之后,大大增加了明星们的曝光量,这个行业也从没有收入突破,变成了有收入突破的行业,于是巨人就这么产生了,黑天鹅就这么飞起来了,当然也产生了更多地侏儒。这个行业开始变得十分的不公平。

这种职业划分很有意义,他甚至引发了全球化的大变局,那么这又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明天接着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