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拉丁舞
在江南练习爱情
发布时间:2019-10-07
 
在江南练习爱情 

只推送精品!——无论名家,还是草根。主要目的,是供读者学习、参考、收藏。推荐他人或者自荐,请发邮箱:bzsr1022@163.com          ahgyhghl@163.com

白云篇
颜梅玖

整个天空都是它的领地
没有它,天空就空了
但它谁也不靠近
除了飞翔什么都不做
像一朵朵坚持不融化的雪
 
我有时叫它白龙马,杜波羊
有时叫它祁连山的雪
一次醉酒,我叫它白了头的大雁
 
它们可以成群结队
像一群漂泊的人遇到另一群漂泊的人
也可以独来独往
独自承受孤单
 
为了抵达同一个愿望
一支支怀乡大军,从未停下脚步。当然
这只是我酒后的比喻
 
平时我更喜欢说它们是哈萨克族人的帽子
我喜欢帽子这个说法。仅仅是帽子


秋风把流水送得很远
颜梅玖

时间是不可靠的
我一直没有弄清楚爱情的期限
是三个月还是再长一些
时间深处,爱情走着走着就消失了
就像被风吹动的树叶---
变绿,变黄,变脆,最后犹豫着
跳下枝头
在空中盘旋一会儿就不见了
秋风把流水送得很远,往昔不再回来
但在有限的生活里,我仍然深爱着
一只鸽子的张望
一些遥遥无期的等待
以及越来越暗淡的光线


生日书
颜梅玖

我来到人间赶上清晨
又恰逢春天
世界多么甜美,一切才刚刚开始
雨水,蘑菇,野樱桃
妈妈,这些都是你送給我的。
 
我和苹果树一起疯长
我跟随每天的云彩,又长出了野鸽子的翅膀
我偏要飞,偏要做梦
偏要让捉摸不透的风
吹得粉身碎骨……
 
反对也没有用
我孤独着、骄傲着、任性着
这不是你送给我的,妈妈
这些年,我还给你的只是一把弯刀
……
 
雨水,蘑菇,野樱桃,妈妈
这是你当初送給我的,我把它们弄丢了。妈妈
现在,我在山坡上躺着,等最后一场风
把我吹走......


林中
颜梅玖

被伐倒的竹子,还带着新鲜的露水
它们整齐地排列在一起,阻碍了我的去路
我茫然地站着。不过
我哪里也不想去了
大雾在我头顶
像一顶柔软的罗帐
四周静悄悄的。还有耀眼的
翠绿,金黄
真静啊,静得好像什么都没有
好吧,就在这里躺下吧。就在这里
放下我的疲惫。来吧
来吧,还有你
山丘是仁慈的,不在乎再多一个人


温暖
冷松

淋雨,淋温暖的雨
淋春天的雨,淋热气腾腾的雨
脱下满身伤口的工装淋雨
脱下大棉袄二棉裤淋雨
脱下红内衣,红内裤,浑身赤裸地淋雨
从头发到脚趾淋雨
从皮肤到肌肉再到筋骨淋雨
替一根支撑淋雨,替一道龙骨淋雨
替木方和模板淋雨,替钢筋混凝土淋雨
替钉子,锤子,枪锯,尺子淋雨
替一栋楼房淋雨
走进一个女人的身体淋雨
走进她时而忧郁时而热烈的眸子淋雨
走进她的一首诗淋雨
走进她的呼唤与呻吟淋雨
走进她的心里淋雨
我的脚下已成沼泽、湖泊、大海


五十六度
冷松

别害怕,我只是闻一闻
这一半洪水一半火焰的世界
让偷渡者向往,迷恋
我是夜观沧海的守门人
嘶吼,呐喊,哭啼,狂笑,咒骂
我抱着死,守着生
——抱着生,守着死
深深地恐惧,不敢放他们进来


三人颂
汤养宗
 
那日真好,只有三人
大海,明月,汤养宗


岁末,读闲书,闲录一段某典狱官训示
汤养宗
 
别想越狱,用完这座牢房
我就放人。
别想还有大餐,比如,风花和雪月。你的大餐就是这
大墙内的时间。夜壶装尿
装天下之尿,进进出出。看见天上飞鸟
也别想谁有翅膀,谁飞出了自己的身体?
别问今天是哪一天
石缝里走的都是虫豸,春风里走着短命的花枝。并且
层出不穷


一个人大摆宴席
汤养宗
 
一个人无事,就一个人大摆宴席,一个人举杯
对着门前上上下下的电梯,对着圣明的谁与倨傲的谁
向四面空气,自言,自语
不让明月,也决不让东风
头顶星光灿烂,那是多么遥远的一地鸡毛
我无群无党,长有第十一只指头
能随手从身体中摸出一个王,要他在对面空椅上坐下
要他喝下我让出的这一杯

  
钉子钉在钉孔中是孤独的
汤养宗

一想到天下的钉子这刻正钉在各自的
钉孔中,就悲从中来,喘不过气
一想到它们,正被自己的命夹住
在一头黑到底中
永不见天日,再无法脱身
就问有脚没脚?想拔地而起,奔向天涯路
如你我的深陷,这器
偏爱囹圄又甘于委身
给自己挖井,去找要打进去的部位
去活埋,去黑暗内部,去接受
时光指定的刑期。一进去就黑到底


“哎呀”
西娃


我在飞快宰鱼
一刀下去
手指和鱼享受了,刀
相同的锋利
我“哎呀”了一声

父亲及时出现
手上拿着创可贴

我被惊醒

父亲已死去很多年

另一个世界,父亲
再也找不到我的手指
他孤零零的举着创可贴
把它贴在
我喊出的那一声“哎呀”上


我遮蔽的丑陋
西娃
 
我提着两袋蔬菜
从奥柯勒超市出来
不小心与一个棕色皮肤的男人
撞了一个满怀
 
我说对不起之后
他邀请我喝一杯
 
我的第一个反应
喝完之后
他要求我与他上床怎么办?
 
尽管,他有深邃的眼睛和高鼻梁
身上的岩兰草味道
也是我最爱
 
如果他是黄色或白色人种
我确定不会这么果决地
拒绝他
 
我以为自己已经过了
“种族歧视关”
 
是的,那是我没有具体设想
与他们上床
之前


在江南练习爱情    
纯子 
 
在江南,我们
可以去长亭外,练习
十八里相送。或者到乡野中
练习男耕女织。甚至
我们可以到桨声灯影的秦淮河
用江南丝竹,练习新婚别,
或者化蝶。如果
这些还不够,我们还可以
去寺庙,在烧香途中
或者在后花园
练习古代才子佳人的
一段巧遇,一见钟情后
互赠信物,我们不仅练习
私定终身,我们还可以
用一生的时间来练习,
举案齐眉。
 

我想
花七

我想
做一株蒲公英
在最美的时候挥尽生机
碎裂身体
成片地飞向大地

我想
做一棵树
放弃历经四季的骄傲
在所有翅膀坠落时
刻印出历史

我想
做一颗行星
抛弃几近永恒的生命
在燃烧至灰烬前
撞向虚无

我想
我想
找到那唯一的归宿
令我战栗的归宿
令我魂不守舍的
一心向往之处


旧地址
陈白衣
 
青砖,黑瓦,四合院放大版的办公室
正门朝南
向东的台阶,粗壮泡桐树最见不得身上刻字
少年踩着蝉声,沿阶而下
另一头图书馆里
住着先生和《野草》、《朝花夕拾》、《彷徨》
《晋书》里羊祜和泪碑
最合拍的是三册《西游记》
少年不识愁滋味,皇帝轮流坐
中年降妖除心魔,历八十一难
而今,下册剩几页红尘
一念圆融,近似无奈
一念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下午
雨客

前面一片收获后的空地
更前面一条看不见水流的小溪
上岸蹲着一个铁皮搭盖
似乎有一条舌头偶尔吠个一两声

风一直刮
身旁枯枝发出喉底的声响
“吃饭了”
从窗户那边扔过来妻的烟火味
风一直刮


家春秋     
张巧慧

结巴少年,描述他的家
梅垟下,渡口那头的小村,
三楼空着,等他攒钱娶媳妇
乡下人家都这样
少年们在华侨厂里上班,管饭,管住
一星期回一趟家。次数已越来越少
交谈中,我完成一次撑渡
想出去的人渡出去,想归来的人渡进来
一条狗,每到周末都等在门口
你回不回来,它都在那里
(我也曾养过一条狗,病重了还等着我
忠实的生活和狗
到死也等着我)
 
飞云湖跟着我们的车跑
平静,开阔
像一位母亲,听儿子略带兴奋和羞涩的描述
车过赵山渡,我看到大坝
某种规则扼住溪的喉咙
平静戛然而止,剩下落差与泄洪
我没问少年姓什么,
一路上我遇到的成片油菜花
都像是他;他所描述的家,
如我失去多年的故土。
这些年,我像爱故乡一样爱着异乡。


提水的人
沙漠
 
不止天干物燥,内心也干渴
而做的事情,每一件都指向水
这让他的心一次次跳崖
 
梦中。他获得许多安慰――
池塘那么好。提上来的水
晃动着逝去的亲人,脸色清新。
而有时是空气
卖力的竹篮,被数不清的人引入歧途
 
生活本无歧义。却被过成了对与错
他说不清,醒着好还是梦着好。或许
如同硬币
失去哪一面,都会沦为假币
 
他能真确说出的是
一生只做三件事:
垂钓,吐泡泡,把理想雕刻成鱼


情书   
敬丹樱
 
词语飞倦了
在一页花笺收拢绿翅膀
粉翅膀,蓝翅膀
对着两汪深潭说罢相思
又诉闲愁。小鹿被热情的火焰
困在一个人的心里
它有些慌乱
却并不想突围
 
 
石斛兰
森森

书房里的石斛兰
开着粉红色的花,从夏天一直开到秋天
一朵接着一朵,从未停歇
它们在绿叶间亭亭玉立,白里透红
平日里嘟着嘴
风一来,就不停地摆动
仿佛多年前我们家的小姑娘
坐在地板上独自玩耍,偶尔会抬起头
冲我们咯咯笑


庆州
王诗彬

美好的事物太多,我们却不再谈起
偶尔我们还会拾柴,彼此取暖
却无关南方的天气
 
正如好久前,那场电影演完
我们并肩穿过
只有零星食档营业的横街
却没有抱怨任何情节
 
有一点,是让我觉得圆满的
那场电影多长,演得多烂
我们都没有退场
 
仿佛我们都是观众,不是演员


冬夜
陈中明
  
是的,漫长的冬夜适合做梦
夜的孤寂,却异常的冷
 
一条波涛汹涌的河流
异乡在河的这边
故乡在河的那边
 
渡口荒凉,布满了岁月的苔藓
在梦的梦中,找不到一艘横渡的船


硝烟止
李栋
 
枪炮齐鸣,火光里
弹片曳出尖锐的尾音,士兵
从壕沟里冲出来
排成粗糙的散兵线
烟尘不断地蹿高
久久不能散去
落下来的灰土覆盖住
一个又一个扑倒在地的躯体
血泊加深了黄土的色度
“再冲一把——再冲一把——”
就有人从草丛里跃起来
捡起褴褛的旗子向前奔
那条路,多么漫长啊
长得好像没有尽头
时间也因此慢了许多
良久,良久
几十年过去了
“被硝烟蹂躏过的天空
此时多么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