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2018遭遇批片寒冬:淘金乐土不再,超六成批片亏损无一爆款
发布时间:2019-06-17
 

​“超六成批片亏损,大量存货积压,版权宣发费用翻番,无一爆款出现……”2018年对于批片市场来说,可谓寒冬之年。这门曾经“一本万利”的淘金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

去年是进口片的狂欢之年,进口片总票房达到256亿,占比48%。不仅分账大片《速度与激情8》创下了28亿的内地影史进口片票房冠军记录,印度爆款批片《摔跤吧!爸爸》更为引进方孔雀山、创世星和发行方华影天下带来了诸多惊喜,开启了“印度片狂潮”,《生化危机:终章》突破10亿,《天才枪手》《看不见的客人》等黑马批片更是在丰富市场选择的同时让买家以小搏大。

2018遭遇批片寒冬:淘金乐土不再,超六成批片亏损无一爆款

国家电影局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11月25日,进口片票房占比不到40%。随着国产电影的崛起,市场总体趋于饱和,好莱坞分账大片尚且表现乏力,而作为分账片的“补充和惊喜”,中小体量居多的批片更是低迷不振。去年批片占64部,今年已经上映和确定即将上映的批片达到77部,配额限制进一步放宽,甚至被传言早已“名存实亡”——没有数量限制,也没有国别限制。量的提高并没有带来质的突破。2016年批片总票房为44亿,2017年批片总票房为57亿,今年已经上映的75部批片票房刚刚突破30亿。

可以看到的是,今年除了批片资深玩家如卓然等,出现了更多传统影视制片厂与院线的身影,在批片市场上分一杯羹,例如深圳电影制片厂引进《狗狗的疯狂假期》。

惨淡的扎堆:印度片迎来拐点,日本片动画扛鼎

由于地域文化相近,以及《摔跤吧!爸爸》等片过往创造的票房奇迹,从批片国别上来看,印度片和日本片占据着绝对的数量优势。另外一些非六大头部影片,口碑较好的美国获奖电影也以批片形式引进。欧洲及其他国别影片仍然数量垫底。

去年15部批片票房过亿,今年进入“过亿俱乐部”的批片仅有8部,基本来自美国、日本、印度,所有批片无一达到5亿。如果以2亿到3亿为较好成绩衡量标准的话,只有3部达到了这一标准。美国批片方面,年初的《奇迹男孩》斩获1.91亿,9月的《阿尔法:狼伴归途》收获1.14亿。

率先登场并以7.47亿领跑印度电影成绩的《神秘巨星》由创世星引进,按分账片模式运作,不在批片之列,小语种分账片时代来临,资源进一步向头部玩家倾斜集中,中小电影公司押注爆款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

印度批片在今年数量达到了9部之多,总体走势画出了一道完美的“下降抛物线”:《小萝莉与猴神大叔》票房2.86亿成为今年批片票房冠军,《起跑线》票房2.1亿,《巴霍巴利王2》票房7800万,《厕所英雄》9460万,《苏丹》票房3500万,《嗝嗝老师》票房1.49亿,《老爸102岁》累计票房2940.1万,原名《护垫侠》的《印度合伙人》将于12月14日上映,印度三大汗之一的阿米尔·汗出演的《印度暴徒》定于12月28日上映。因高度相似的国情、热血题材引发观众共鸣,进而收割票房红利后,印度批片迎来了题材同质化、观众审美疲劳的制约瓶颈。虽然在总体不景气的局面下,印度批片在“过亿俱乐部”中仍然占据了4席,然而拐点已经日趋明显。

2018遭遇批片寒冬:淘金乐土不再,超六成批片亏损无一爆款

2016年《你的名字》以5.69亿票房名列进口日本电影第一位,众多批片买手扎堆日本电影,版权费随之水涨船高。今年作为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40周年,两国政府签订,政治上的蜜月反映在文化上则是日本批片在引进数量上位居第一。今年已经确定上映日本批片多达15部。

日本动画电影方面,尽管日本动画IP尤其是“火影忍者”“名侦探柯南”“哆啦A梦”等在中国拥有较为强大的粉丝基础,然而较之好莱坞分账动画片的合家欢定位,受众固定在二次元群体,很难辐射出圈,票房徘徊在1亿左右,今年11月上映的《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也是刚刚突破1.27亿。《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以2.09亿成绩成为今年日本批片最好成绩。即将于12月14日登陆院线的《龙猫》目前猫眼想看人数为12.6万,加入“过亿俱乐部”基本无悬念。

日本真人电影虽有所突破,金棕榈大奖获得者《小偷家族》以9674.7万票房登顶日本真人电影冠军,身后是合作发行方华谊强大的宣发实力,但更多日本真人电影最后还是悄无声息地扑了:“国民老婆”新垣结衣出演的《恋爱回旋》由入云端和朗克传媒以上千万费用拿下版权,却仅仅获得了1853.5万票房,同名大热日剧电影版、上影节热门《昼颜》由柠萌影业引进,却只收获1433.6万票房。9月日本批片扎堆上映,《念念手纪》仅获447万票房。

2018遭遇批片寒冬:淘金乐土不再,超六成批片亏损无一爆款

这还是一些激起了微小水花的批片,更多批片则未能拥有姓名:相关数据显示,有31部批片票房在1000万以下。当然更惨的是那些沦为积压库存品,“几日游”也未能成行的批片:例如Infotainment Media(英褔通)早早买下《哭声》版权,却一直无法过审。

淘金乐土不再,合拍片是新的解法?

综合以上案例来看,批片能否取得较好成绩虽然受多种因素影响,仍然有迹可循:首先是在国内的知名度和观影门槛,被誉为烧脑神作的《湮灭》在国内仅6606.6万票房,《小偷家族》虽为文艺片,但金棕榈光环加持提高了知名度;

其次是深度共鸣与题材新鲜度,例如主打“催泪感人牌”的《奇迹男孩》引发普世共情而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批片类型集中于冒险、动物、喜剧、科幻等制约了题材创新,国别扎堆印度日本带来审美疲劳,《摔跤吧!爸爸》之后热血体育题材扎堆,众多公司跟风市场而未能对市场口味变化成功预判;

此外在档期上,扎堆3月、9月等冷门档期不一定是最佳选择;另外,“马太效应”凸显,曾经是中小公司淘金乐土的批片日益成为资本的游戏,宣发预算更大的大公司、在批片领域耕耘多年的资深玩家拿下爆款可能更大。

2018遭遇批片寒冬:淘金乐土不再,超六成批片亏损无一爆款

曾经批片市场上出现了太多神话:泰国的《天才枪手》版权费为50万美元,票房达2.71亿,幕后推手恒业影业一战成名,仅此一个项目就净赚过亿。这些神话刺激着中国买家扎堆电影节疯狂采买,中国金主的财大气粗被国际普遍认知,无形之中抬高了版权价格。

制约批片的除了引进时间差、文化差异、盗版问题、定档不确定导致宣发被动等因素以外,还有优质片源向头部集聚、大环境遇冷、自身宣发能力的差异等因素。今年版权费用普遍翻了几倍甚至10倍,达到千万级别,宣发费用也高企不下,同样以千万级别起跳,竞争不断加剧,最终票房不到几千万只能血本无归。此前娱乐独角兽在采访《小偷家族》版权方路画影视董事长曹佳时,提到了中国买家扎堆戛纳竞价的现象。“当中甚至出现了一些乱象,例如买片再高价转卖的二道贩子,而日本业界发现了这些问题就难有下次合作。”

批片同分账片一起,共同承担着市场调节的作用。当某个档期国产影片表现乏力时,就会有一批库存批片被拿来填补空档。业内人士表示明年国产片产量和质量下降的情况下,可能有更多批片涌入。今年批片的惨淡会为明年批片市场理性降温吗?

随着中国资本更多出海,在项目前期即已深度介入,纯粹意义上的批片已经越来越少,渐有向合拍片转型之势。《血战钢锯岭》的投资方中出现了熙颐影业的身影,《神秘巨星》出现了中国资方孔雀山影业的身影。从源头降低风险,全程把控,投资更大但更为稳定的合拍片或许是新的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