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为了和照片上这个姑娘约会:一个士兵从纳粹战俘营越狱了200次
发布时间:2019-07-11
 

文/快哉风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真实故事:一个人为了爱,能做出多么大胆的事。

为了和照片上这个姑娘约会:一个士兵从纳粹战俘营越狱了200次

图:格雷斯利的神奇越狱故事

主人公是一个年轻的英国士兵,叫霍勒斯·格雷斯利(Horace Greasley)。二战爆发时他二十岁,在家乡莱斯特郡当一个理发师。入伍后,作为莱斯特军团的一员,参加远征军派往法国。

为了和照片上这个姑娘约会:一个士兵从纳粹战俘营越狱了200次

图:敦刻尔克大撤退时的英国战俘

​ 敦刻尔克大撤退时,格雷斯利和几个同伴在一个村子的谷仓被德军俘虏,随后遭遇了死亡行军:被德军驱赶着徒步走了10周,横跨了法国、比利时和荷兰,许多战俘死于艰辛的旅途,但格雷斯利仗着年轻活了下来,最后被带上火车,送到位于今天波兰西里西亚(当时被德国吞并)的一处战俘营Stalag VIIIB 344。

为了和照片上这个姑娘约会:一个士兵从纳粹战俘营越狱了200次

图:格雷斯利(划红圈者)和难友们在波兰战俘营

有一张著名的二战照片:纳粹战犯、盖世太保头目希姆莱视察战俘营时,一名战俘士兵和他凝视。晚年的回忆录里,格雷斯利声称这个士兵就是他,他当时脱掉衬衫露出肋骨,以证明战俘们没有得到足够的食物。不过,一些历史学家对此质疑。

为了和照片上这个姑娘约会:一个士兵从纳粹战俘营越狱了200次

图:与希姆莱凝视的战俘士兵

战俘们的日常是在一个采石场做苦力,正是在这里,格雷斯利见到了时年17岁的德国少女罗莎·拉赫巴赫(Rosa Rauchbach),她是采石场德国老板的女儿,长得很漂亮,因为会英语,被德军安排在战俘营当翻译。

为了和照片上这个姑娘约会:一个士兵从纳粹战俘营越狱了200次

图:罗莎·拉赫巴赫的唯一照片

两个年轻人一见钟情,他们在一个空荡荡的工作室里接吻之后,陷入了情网。

格雷斯利开始找机会偷偷溜出营地,每周与罗莎见面两三次。

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行动。在这个战俘营,虽然大多数情况下德国守卫对英国战俘比较宽松,但是守卫们对逃跑的囚犯会毫不犹豫开枪射杀。更冒险的是,罗莎其实是个隐瞒了身份的犹太姑娘,如果被识破,将为家庭带来杀身之祸。

为了和照片上这个姑娘约会:一个士兵从纳粹战俘营越狱了200次

图:格雷斯利和罗莎初会的战俘营

但是,疯狂的爱情战胜了一切恐惧。两人干柴烈火的密会中,罗莎每次都给他带来面包,甚至偷偷带来了无线电部件,让他回营地后,可以与同伴组转成收音机收听BBC新闻。

好景不长,一年之后,格雷斯利被转移到40英里以外的另一个战俘营Freiwaldau,这是臭名昭著的奥斯威辛集中营的一部分。因为营地偏僻,这里的德军看守更加松懈。德国人认为,这里距离最近的中立国瑞典,也有420英里的路程,这意味着一个囚犯如果逃离战俘营,几无生存的可能。

为了和照片上这个姑娘约会:一个士兵从纳粹战俘营越狱了200次

图:Freiwaldau战俘营

格雷斯利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观察看守的作息,然后开始行动。因为会理发,他是几个战俘营的理发师,在理发时他通过原来战俘营的好友,向罗莎发出约会通知。约会的当天晚间,在几个难友的帮助下,他被托举起来爬出窗外,扒开铁丝网穿过篱笆进入树林,溜到一个小教堂里,果然见到了等在那里的罗莎。

为了和照片上这个姑娘约会:一个士兵从纳粹战俘营越狱了200次

图:格雷斯利(右)与难友的合影

此后,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溜出去与情人约会,最远的一次约会地点长达20英里,接近一个马拉松的距离。“我们会在那里待到凌晨两三点,做爱。”格雷斯利在晚年接受采访时坦然回答。

逃离一次并不稀奇,罕见的是次数。格雷斯利晚年在回忆中,说他几乎每周都至少逃出一次与罗莎约会,四年多时间里,一共偷偷逃离过战俘营200多次。

为了和照片上这个姑娘约会:一个士兵从纳粹战俘营越狱了200次

图:给我一个姑娘,我能越狱200次

那么,为何他逃出后不就此逃跑?有罗莎的帮助,穿越国境到达中立国瑞典其实并不难,他不愿离开战俘营,只有一个原因:他和他的情人彼此不愿意离开对方。

于是,这个英国青年每次见过情人后,都会在凌晨返回战俘营,并给难友带些食物,作为协助他逃跑的报答。随着时间的推移,德军大势已去,看守更加敷衍了事,外出约会也更加容易。

为了和照片上这个姑娘约会:一个士兵从纳粹战俘营越狱了200次

图:英国媒体对格雷斯利故事的报道

1945年5月24日,战俘营被美军解放了,格雷斯利向美军申请让罗莎担任了翻译工作,自己则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两人保持着通信,但是到了12月,他再也收不到信件,接着得到噩耗:罗莎因为难产身亡。

结局就像所有的战地爱情一样是个悲剧,烽火鸳鸯最终没有白头。

格雷斯利很伤心,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迟迟不愿意结婚。直到1970年他51岁时,才和现任妻子结婚。格雷斯利死于2010年秋天,享年91岁。临终前两年,他口述出版了一本回忆书籍《鸟儿还在地狱里唱歌吗》,向世人讲述了这段刻骨铭心的二战爱情故事。

为了和照片上这个姑娘约会:一个士兵从纳粹战俘营越狱了200次

图:格雷斯利的遗孀手拿丈夫的回忆录

据说,《碟中谍3》的制片人看中了这个传奇的故事,准备拍摄成电影,英国小生Alex Pettyfer是男主角候选之一。

为了和照片上这个姑娘约会:一个士兵从纳粹战俘营越狱了200次

图:英国小生Alex Pettyfer

对于这个浪漫的大兵,裴多菲的那首名诗应该改成这样:“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但为爱情故,两者皆可抛。”

参考资料:《鸟儿还在地狱里唱歌吗》、《Horace Greasley:如何逃离战俘营超过20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