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文革题材的电影貌似已成绝唱
发布时间:2019-09-09
 

一个人,只有勇于直面和改正自己的错误,才能不断成长和强大,从来不犯错误的人是不存在的,国家亦如此。很长时间以来,韩国因大尺度出品直面现实、揭国家疮疤的电影而广受尊敬,因为这些电影最终推动了国家立法和国家体制的纠错重启,使韩国走上了更加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的道路,这类电影也因此被被誉为改变国家的电影。


很多网友吐槽,韩国有改变国家的电影,我们有改变电影的国家。


但事实上,在一些极其难得的、极其短暂的时间节点,我们的一些电影工作者极其敏锐的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遇,向世界证明,中国导演有能力拍出改变国家的电影。


下面,是我国少有的几部勇于直面现实、敢于对国家犯过的错误进行深刻反思、给国家敲响警钟的国产优秀影片。


1

1986年《芙蓉镇》

该片由中国第三代导演的领军人物谢晋执导,刘晓庆、姜文主演。

是一部反映建国以来多次政治运动中小人物悲欢离合的电影。通过芙蓉镇上的女摊贩胡玉音、右派分子秦书田等人在"四清"到"文化大革命"的一系列运动中的遭遇,对中国50年代后期到70年代后期近20年的历史做了严肃的回顾和深刻的反思。芙蓉镇上的风风雨雨正是中国当代社会历程的缩影。

影片在1987年第7届金鸡奖上获得最佳故事片,最佳女主角等5项大奖。

2

1993《霸王别姬》

该片由中国极具影响的第五代导演陈凯歌执导,张丰毅、张国荣、巩俐主演。

段小楼(张丰毅)与程蝶衣(张国荣)是一对打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两人一个演生,一个饰旦,一向配合天衣无缝,尤其一出《霸王别姬》,更是誉满京城,为此,两人约定合演一辈子《霸王别姬》。但两人对戏剧与人生关系的理解有本质不同,段小楼深知戏非人生,程蝶衣则是人戏不分。 

段小楼在认为该成家立业之时迎娶了名妓菊仙(巩俐),致使程蝶衣认定菊仙是可耻的第三者,段小楼做了叛徒,自此,三人围绕一出《霸王别姬》生出的爱恨情仇开始随着文化大革命时代风云的变迁不断升级,终酿成悲剧。

影片在1993年获第46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提名,在1994年获第66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提名,1994年获得第47届英国电影学院奖电影奖最佳非英语片奖。

《霸王别姬》是迄今为止中国唯一一部迈进奥斯卡金像奖门槛的影片,虽然只是提名,但也开了中国电影之先河。

3

1993《蓝风筝》

该片由著名导演田壮壮执导,吕丽萍、濮存昕、李雪健主演。

女主人公是铁头的母亲陈树娟(吕丽萍),一生际遇坎坷,经历自1953年至1967年的大陆历次政治运动。第一任丈夫(濮存昕)被错划为右派,在北方劳改时被倒下来的大树压死。李国栋(李雪健)因为一直觉得愧对于铁头母子,决定照顾他们,成了树娟第二任丈夫,但在大跃进后期的大饥荒中积劳成疾,营养不良致死。第三任丈夫是老干部,家境优越,铁头母子刚过上两天好日子,就爆发了文革,老吴(第三任丈夫)在文革中被造反派批斗致死,树娟也被划成反革命分子

影片在1993年获得第46届戛纳电影节最佳电影奖,1993年第6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电影奖。

4

1994《活着》

该片由中国第五代导演的代表人物张艺谋执导, 葛优、巩俐主演。
富少福贵(葛优)嗜赌成性,妻子家珍(巩俐)屡劝无果后带着女儿凤霞离开了他,当夜,福贵输光所有家产气死父亲,被迫靠变卖母亲首饰租间破屋过活。一年后,家珍手拉凤霞怀抱刚出世的儿子有庆回到家中,福贵痛改前非,开始靠演皮影戏过起安份守己的日子。 

但好景不常,内战时期,福贵被国民党抓去当劳工,一番辗转终回到家乡与一家人团圆后,凤霞因病变成哑巴,而在后来的大跃进运动和文化大革命中,他虽获某些小福,逆境却也一直与他如影相随。

影片在1994年获得第47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提名及主竞赛单元评审团大奖,1995年获得第48届英国电影学院奖电影奖最佳非英语片提名。

无论后来的境遇如何,这四位导演仅凭这几部影片就令人肃然起敬。


谢晋导演拍《芙蓉镇》时,正是中国反思文革的伤痕文学风靡的短暂窗口期,他本人因该片收获了此生最多的荣誉。


时隔6年之后,田壮壮因为执导的《蓝风筝》涉及“文革”等敏感题材,从1993年起,被罚10年禁止拍摄影片,10年禁令解除之后,他更多的精力转向了拍摄纪录片。


陈凯歌和张艺谋的情形众所周知,他们各自完成了被舆论褒贬不一的转型,尽量远离现实题材进行创作,即使接触到现实题材的电影,也点到为止、隔靴搔痒,比如张艺谋对《陆犯焉识》大动手术后的《归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田壮壮受罚、《蓝风筝》和《活着》先后遭禁播的同时,《霸王别姬》却冲出了国门,这一奇特景观,只源于投资方把死马当作活马医的一次不敢报太大希望的尝试。当时《霸王别姬》的投资方想方设法找到了邓林,说把这个电影给你家老爷子放一放,邓林就把这个电影给邓小平看了。邓小平看完后说了一句:我看没啥,改一改,放。


如果1994之后至今的这25年,中国电影不是失去的25年,相信以中国导演不输于世界任何其他国家导演的实力和水平,今天的我们,也早就拍出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出租车司机》、《挖掘机》这样于国家而言刮骨疗伤类的深度反思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