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花卉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发布时间:2020-02-06
 

作者:张月萍

相关文章链接: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上)


一九八六年至一九八八年,我在黄师度过了我人生最美好的两年。前篇说过,黄师给了我知识和技能,使我这个半路出家的民办教师,成为一个受到专业培训的教育工作者,让我的人生获得了极大的成就感。这要感谢祖国,感谢那个时代, 对我们这个特殊群体的眷顾。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文章发表后,心中仍有缺憾,觉得还有一种很真挚的感情没有表达,就像远离故乡的游子,对母亲,对童年生活过的老屋,以及老屋里的童趣,那种怀念,牵挂,感激…… 诸多复杂的情愫一直在脑海里萦绕, 挥之不去,与日俱增,于是鼓起勇气, 拿起拙笔,怀着一颗虔诚感恩的心, 诉说那山,那水,那祖祖辈辈生活在大山里的,勤劳质朴,善良慈爱的乡民,给予我心灵的滋养。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黄师,名副其实依山傍水。那山,是我们家乡附近所能见到的最大的山。我们叫它西黄山,就在我们村的正西方,大概十多公里处。从我记忆起,放眼周边,那是一座极端正的山。在灰白的天空映衬下,淡蓝色的大山,状如埃及的金字塔。山的中央,有几痕向上喷射状的白线,很美很美。后来,我知道我们螺滩张村是最佳观察点,别处看山就没这么美。更神奇的是,每当山峰升腾起一缕云烟,我们称之为烧香云,的确酷似一柱点燃的巨香,在苍穹下袅袅上升。我的父老乡亲就会说,今天要下雨了,赶紧做好防雨的准备,非常灵验,一次没误传。那个年代,大山就是我们村的天气预报,每天无论男女老少,出工还是上学,第一件事就是看山。于是,我对那山更是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一直到三十多岁,才有幸来到它的脚下,而且是在那样轻松愉快的心境下。要知道,我们这代人,命运多舛,当民师时,工作,劳动,家庭,考试……一人多种角色,身心疲惫,那些关于理想主义的审美情趣,在脑海中几乎荡然无存。所谓闲情逸致,闲是前提,到了黄师,终于闲下来了,首先是心闲,再不要为转正而废寝忘食,其次,是手脚闲下来了,再无需放下笔杆奔责任田了,所以,人的性灵被唤醒,而那独属人类的关于对美的发现与欣赏的情调,悄然滋生,并疯长着。

校友们都记得,黄师校园古树繁多,且高大粗壮,其间,也不乏四季常青之树。冬天的夜晚,校园宁静。一到春天,气温回暖,鸟儿们如约而至,凌晨五点不到,就亮起了歌喉。那个年代没有手机,一下晚自习,洗漱完毕,我们就熄灯休息了,天不亮也醒了,每天第一声鸟鸣,我们都能捕捉到。知道冬天已经过去,春天已悄然来临了。那春天的大山,又该是怎样一种情景? 心有所念,计划行动,记得那天起床铃刚响,我和同桌,也是我的下铺朱翠萍同学,悄悄动身,走出静静的潇湘园,穿过小操场径直走向教学楼左侧,通往山里的一小门。出门是一条黄泥土路,路东侧是学校唯一的大操场。路西侧是一片大大小小的冲田。冲田和路有一定的落差,天色渐明,只见三两勤劳的村民,在理水作坝,准备蓄水耘田,筹划一年的农事。一年之计在于春,他们满怀信心,充满希望。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山乡春早给我第一印象是静谧,没有机动车的轰鸣,没有人声喧哗……突然感觉,“静”也是一种美好,诸如平静.宁静,恬静,幽静,岁月静好……无不给人心灵得以栖息,灵魂得以安放。如今,十多年大都市生活,那大山里的春早,更显得弥足珍贵了。走在路上,只见田埂道边,各色野花竞相绽放。空气湿润而清新,让人感觉神清气爽。小路的尽头,视野一下子开阔。大山的主峰就在眼前,一片浅绿,正是“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时节。脚下是连绵的小山岗,正如大草原上的小丘,线条是那么柔美。高矮起伏的山岗连绵成一个大大的圆弧,低洼处,自然形成一方水域。那山间的水也绝非平地可比,清澈得纤尘不染,蓝天白云倒映其中,显得那么恬静而温柔。临水而坐,仿佛自己也变得文静而雅致。灵魂中那一丝世俗的烦恼与浮躁已荡然无存,心里充满了宁静的欣悦和温情。环顾周边,那山岗另有一番妙不可言的美。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校友们有没有发现,山间早春有一种极小而精致的小黄花。虽时隔三十余载,一打开尘封的记忆,我还能清晰地记得他们的模样:植株如荠菜大小,由中间抽出一嫩嫩的水白色茎杆,晶莹透亮,如豆芽长短,顶端开一朵鹅黄色的小花,粉嫩。由同样娇嫩的四叶草状的绿叶相衬,那么袖珍。我小心地触摸了它,只觉那么纤弱,联想到唯美或许常与脆弱相伴; 但放眼周边,你又能感受到它强大的生命力。它们几乎统领了所有的小山岗,挤挤挨挨,满目皆是,一片鹅黄……

想想整个画面,你感受到了吗?那山的郎润,那水的温柔,那花的灿烂……而这一切又远离繁华,不染尘嚣。我和朱翠萍相视而笑,无声无语,怕惊扰这宁静的美。我们就这样紧挨着坐在水边的石头上,和山水融为一体,沐浴在晨光下,氤氲于薄雾中,良久,良久……流连山色,那天早操和早读,我俩都缺席了,返校途中,已是春日融融,蛙声如潮。

时隔多年,不知那山那水,可否依旧……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我一直认为,一天最美的时光,莫过于早晨和黄昏。在黄师,下午放学后是一段最闲的时光。我们几个女生,常走出学校大门,向右手转,顺围墙漫无目的地散步。其实,无目的性,最能发现细微处的美。那是一条石子路,靠围墙荆棘丛生。印象最深的是五月初的一个傍晚,偶然发现葱绿的灌木中,有一朵两朵的野蔷薇悄然绽放了,那一簇簇花蕾也含苞欲放。我们知道,很快就要花开满墙了,有的是时间,我们观察了它整个花期。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记得野蔷薇盛开,满墙一片灿烂,五彩缤纷:有粉红,乳白,淡黄,还有的一簇五彩纷呈。花有单瓣,有复瓣,芳香扑鼻。其香不似栀子花,蔷薇花香浓而不腻,非常纯正, 给人以清雅之感。我感觉就是法国香水也无法与之比拟。应该是的,因为它是大自然精华孕育而成,非人类可仿造。我独喜欢这奇妙的芳香,欲采一把带回寝室,小心避开枝干上密密麻麻的刺,准备掐断,发觉难度大,一用力,整株的花瓣纷纷脱落,似彩蝶飞舞,那是一种生命谢幕最悲壮的美,直叫人顿生怜悯与不舍,于是作罢。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在想,生于荆棘中的她,极普通极平凡;然而,生命力是那么顽强。更可贵的是,她的高洁,如莲,只可远观不可近亵,于是又心生敬意。于繁花丛中,我们又惊喜的发现金银花的花蕾已由青变白了,很快 它也将粉墨登场。果然,当我们再次来到这段花墙边,成串的金银花也已绽放,一缕缕淡淡的香沁人心脾。每次散步,我们都不忘带几串装点寝室。室友们总是惊叹:好香啊!是的,“踏花归来马蹄香”,就连我们的襟袖之间,也浸染了花的芳香。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校友们最清楚,那段院墙,出门往右手顺墙前行,几十米后转向正西方向,大概再走百米,这时院墙向北走向,临水而建,花墙到此结束。脚下是一段下坡,即到洪疃村烟火塘南埂。有趣的是,在这条塘埂上, 傍晚时分,我们常与一群黄牛共行一段路。早稻栽插完,没有耕田任务的牛儿们,不像我们老家,需要人放养。 它们会自行结伴,走入大山,享受春天的馈赠。吃了一冬的干草,那大山里鲜嫩的春草对它们有极大的诱惑力,估计整个冬季它们都在惦记着。虽然不说话,相信他们感知到四季的变化和日出日落的时间。很准时,夕阳下,它们饱餐而归,迈着稳健的步子,极优雅地与我们同行,其间伴有小牛犊欢蹦乱跳地前后穿梭,童年总是欢快的。水平如镜的湖面上,留下了我们的倒影。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山乡的傍晚,一派祥和。不知不觉,我们来到黄师的创办人——张治中将军的故居前,记得两年间,此门从未开过,一直锁着,但这不妨碍我们对这位和平将军的崇敬与缅怀。每至此,脑海中总会产生诸多联想:学徒苦读,指挥惨烈的淞沪之战,周旋于重庆谈判的台前幕后……有幸的是,我们在校期间,将军的女儿从美国回到黄师,在大食堂和我们排队买饭,体验学校生活。可惜当时没有手机,没能留下这鼓舞人心的一瞬间。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绕塘埂一圈, 我们常从后门进入校园,记得其间还有一个小店,女店主三十出头,齐耳短发,常戴一翡翠发卡,很新潮,如鲁迅笔下的豆腐西施杨二嫂,因为伊,小店生意很好。

有时,我们也远行。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我们全寝室十二名女生结伴而行,经过附小,一直向西,到大山腹地的果园去买柿子。农田的庄稼已收割,田野一片坦荡。路边的小草已近枯黄,而眼前的大山却向我们展示了它最绚烂的秋色:在夕阳的辉映下,经霜的树叶,红的似火,黄的似金,灿若云霞;而四季常绿的松柏更显绿得凝重而深沉……这深秋的大山犹如浓墨重彩的西洋画那般鲜亮耀眼,唯大自然有此大手笔。沿着齐腰深的茅草小径,这草也是大山独有,紫红色,似老式家具的色调,有膨大的节,挺拔而坚硬,昂首于山风中,我体会到什么叫疾风知劲草。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这样的山间小径将近500米,路的尽头就是果园,清一色的柿子树,面积有好几亩地。此时,树上挂满了大黄皮柿子。由于土地肥沃,亦或护园人巧管理,柿子又大又多。柿叶已微黄,部分已脱落,果园仿佛挂满了小灯笼。不禁感叹:秋,真是一个果实累累的收获季节,大自然从不吝啬对人类的馈赠,前提是你要有敬畏之心。于临溪而垒的小石头房子前,我们找到了守园人,一对老夫妻。他们正坐在门前的石凳上吃晚饭,一块大方石就是他们的餐桌。我清楚地记得,一盘绿茵茵的清炒韭菜,一碟一分为二的咸鸭蛋,再加一小碟腌制的红辣椒片,全是自家所有。在小屋一侧,我就亲眼看到了郁郁葱葱的一畦韭菜;小溪里还有两只鸭子在戏水。多闲适的生活画面,就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了,这种田园生活神仙也向往。夕阳下,他们知道我们的来意,望望满园的柿子,笑得犹如俩朵绽放的菊花。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写到大山里的乡民,我清楚记得当年大食堂门前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无论中餐还是晚餐,一群洪疃村的阿姨们,穿着各色服装(在她们,那是最整洁最好看的衣裳)一字儿排开,用家里的锅碗瓢盆把大山里的美食送到我们面前:诸如杂鱼,小虾,螺丝,黄鳝,泥鳅……这些食材来源于青山绿水间,再用自家酿制的辣椒豆瓣酱,由大铁锅红烧而成,出锅前还加上香菜,葱蒜为调料。阿姨们好厨艺,食堂门前弥漫着诱人的香味,而我们食堂的菜,因数量多,所有的蔬菜仿佛煮出来的,唯一的荤菜就是一个大肉圆,和阿姨们的菜没有任何可比性。可惜那时囊中羞涩,加上那个年代我们女性总是舍不得花钱,我们只是偶尔买一份尝尝鲜,其实也不贵,好像两角钱一份。

巢湖往事:我在黄麓师范民师班(中)



几十年过去了,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山珍海味偶尔也能走上百姓餐桌,但再也没有当年吃阿姨们做的菜那种感觉了……

岁月悠悠,往事如烟,唯美好心中永驻!

最忆是巢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