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花卉
这位将领死后,一道闪电将城墙劈开几丈宽,百姓都说:大清要亡了
发布时间:2019-07-11
 

左宗棠在临终口授遗折时先感激朝廷的知遇之恩,又说:“而越事和战,中国强弱一大关键也。臣督师南下,迄未大伸挞伐,张我国威,怀恨平生,不能瞑目!”并且,提出诸多富强之策和对光绪帝的劝勉。1885年7月,一封丧折被送进紫禁城,交到了慈禧手中。

这位将领死后,一道闪电将城墙劈开几丈宽,百姓都说:大清要亡了

27日天光未亮,七十多岁的左宗棠停止了心跳,随着左宗棠咽气,满清最后的中流砥柱轰然崩塌,满清的统治危如累卵。

读过这封丧折后,慈禧的心思十分繁乱。自古以来湖南便是中原要地,国家离不开湖南,湖南又离不开左宗棠。可是,左宗棠已逝,国家该由谁来拯救呢?说起左宗棠,在慈溪的眼中这个汉人态度太过蛮横,毫无礼法,在万寿节时目中无人,胆大妄为拒绝行礼。然而,左宗棠死后,慈禧又不得不做点什么,否则,接下来谁肯替满清鞠躬尽瘁呢?

这位将领死后,一道闪电将城墙劈开几丈宽,百姓都说:大清要亡了

拟定诏书后,慈禧昭告天下,追谥左宗棠为太傅,赏给左家纹银三千两用于操办左宗棠的丧事。第二天傍晚,慈禧的诏书传到福州,当晚福州正下着暴雨,突然阴暗的天空一道白光闪过,闪电将福州城墙劈开了一个几丈宽的裂缝,却并未伤及平民。有好事的老百姓冒雨前来观看,第二天这事就闹得满城风雨,大家都说:“左宗棠的死是上天的意思,长城将摧。”

左宗棠钦差行辕上的两个灯笼,已经换成了遮着白纱的长明灯,压抑的氛围让路过的人喘不过气。这两盏惨淡的白灯象征着国之栋梁的终结,这个叱咤风云的男人终于谢幕,走下历史舞台。法国人大喜过望,他们的军舰停在东海,随时准备侵略台湾岛。左宗棠此前已在沿海发出动员,打算与法国人决一死战。

这位将领死后,一道闪电将城墙劈开几丈宽,百姓都说:大清要亡了

法国人在左宗棠的手中占不到便宜,他们清楚左宗棠就是一头狮子,有他的带领再怂的士兵都是狮子;而若是由一头羊带领,再勇猛的士兵也只是羊羔罢了。左宗棠一命呜呼,法国人要面对的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怎能不大喜过望?

英国人如释重负,英国在上海的租界中,向来挂着“中国人和狗禁止入内”的牌子,从前左宗棠发现这块牌子后,命令属下摘掉了牌子并将之摧毁。当时的左宗棠坐在八抬大轿中,威风凛凛,只要他来到英国人的地盘,租界立即插遍金龙旗,巡警拿着警棍肃清道路。

左宗棠一死,还需要对中国人如此恭敬吗?怎能不如释重负?

这位将领死后,一道闪电将城墙劈开几丈宽,百姓都说:大清要亡了

俄国人弹冠相庆,左宗棠当年在新疆把自己打得节节败退,不但回收了俄军占领的伊犁,还让士兵们抬着棺木进攻,将肃州行营往自己的方向推进了几百公里。携棺上阵的左宗棠俄国人根本惹不起,如今左宗棠已死,清军不足为虑,怎能不弹冠相庆?

李鸿章长舒一口气,左宗棠病逝前一个月,李鸿章在天津与法国人签下了一份越南条约。虽然,清军在战场上旗开得胜,可是,李鸿章签署的却是彻彻底底的丧权条约,堪称全球外交界的绝无仅有的奇葩。

当时,只有左宗棠站出来,公然反对:“对我们来说,哪怕十个法国将军,都比不上一个李鸿章干的坏事。”还骂李鸿章道:“你这个家伙害了黎民百姓,肯定会被后世唾骂!”举国震惊,舆论纷纷指向李鸿章。

这位将领死后,一道闪电将城墙劈开几丈宽,百姓都说:大清要亡了

李鸿章觉得左宗棠毫无头脑,根本不懂国家大事,决定给左宗棠个教训。李鸿章派刘铭传等亲信陷害左宗棠的部下,将他们发配充军。左宗棠上疏朝廷,替部下喊冤,就在冤屈即将洗刷之际,左宗棠一命呜呼,于李鸿章而言,一了百了,从此再也没有人拦在自己面前。

主战派的核心没了,这个妨碍自己三十多年的老家伙归西了,李鸿章怎能不长舒一口气?遥想当年左宗棠出仕,夜访林则徐,由于心情激动乱了脚步,一脚踩进池塘中成了落汤鸡。林则徐开玩笑说:“这是你的见面礼吗?”

见到左宗棠后,已经年过花甲的林则徐恍然大悟,自己苦寻了多年的,可以托付国家大事的人才出现了。二人彻夜长谈,林则徐把自己这么多年在各地整理的资料以及战略地区全部托付给左宗棠,并说道:“吾老矣,空有御俄之志,终无成就之日。数年来留心人才,欲将此重任托付!”

这位将领死后,一道闪电将城墙劈开几丈宽,百姓都说:大清要亡了

自此,左宗棠带着林则徐的重托前往新疆,继承林则徐的大志南征北战,为抗击外敌立下赫赫战功,林则徐赠予左宗棠一副对联:“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这句话三十余年时刻与左宗棠相伴,直至病死仍不忘初心。

现今,左宗棠墓位于长沙县跳马乡白竹村,南行约2公里即可见公路边的“重修左宗棠墓碑记”。从碑后登数十级石阶“清太傅大学士属靖侯左文襄公之墓”跃入眼帘。墓前有石砌平台配以石桌、石鼓、石香炉。两侧华表刻联语:“汉业唐规西陲永固;秦川陇道塞柳长青”。

参考资料:

『《清史稿·卷四百十二·列传一百九十九》、《春冰室野乘》、《左宗棠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