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花卉
轻松读史之大唐(192):回首往昔少年,再披战袍出征
发布时间:2020-01-20
 

第一篇 创始团队:最初的神明(192)

对李世民来说,客观条件要考虑,但绝不是考虑的唯一因素。都等条件成熟了干,那还要革命意志干嘛?杨广干不成,不代表自己也干不成。实际李世民就想借着打高句丽,来证明自己比杨广强。

送诏书的使者跑一趟平壤,整整花了半年时间。贞观十八年(644年)二月,使者返回长安,带来了高句丽的口信:新罗那块地盘原本就是我的,不能撤兵。

这就有点骑虎难下了。话已经说出口,不撤兵就要打。前年高昌国也是不听,派了侯君集去给他灭掉,这次又该怎么处理呢?慎重起见,李世民召集大臣商量。

上曰:“盖苏文弑其君,贼其大臣,残虐其民,今又违我诏命,侵暴邻国,不可以不讨。”

盖苏文是高丽国当时的主政大臣,此人前年干了件大事——发兵杀掉高丽王高建武,立建武的弟弟高藏为王,然后给自己封了个官叫‘莫离支’,翻译成中文就是干部部长兼国防部长。李世民说这盖苏文在国内作乱,又不听我的招呼,咱们可以借机打他一下子。

褚遂良反对。说最近内外形势不错,高句丽那么远一个小国,打赢了还好,万一有个闪失,有损皇上威望。皇上您要再一生气,盯着这事不放,弄不好小事变成大麻烦。其实就是在影射当年隋炀帝征辽。

支持的是李世勣。他说:前面薜延陀被我打败,本可以乘胜追击挖他老巢。魏征说不要打,硬被他给搅黄了。结果到现在仍然为害边境。

李世勣是军人。军人受的训练,不管上级怎么说,自己永远要显示决心。再则:不打仗,哪来的荣誉和地位呢?

李世民肯定了李世勣的意见,说魏征那次确实没搞对。

魏征搞没搞对不好说,但有一点:上次该打不代表这次也该打。薜延陀占据北方草原,正面威胁唐朝的核心地带。高句丽偏处辽河以东,地域、兵力也差了一个数量级,二者不具备可比性。主要还是李世勣讲政治,看出来李世民想打,所以帮着说话,薜延陀只不作个话头。

打不打还在讨论,李世民又作出第二个决定——御驾亲征!

这可是个重磅炸弹。

中国历史上,打天下不算,皇帝亲征是个极罕见的事。天下一统、皇上带队去打一个小国,更是只有一个先例——隋炀帝。

其中的道理,李渊在太原起兵时就跟李世民讲过:“华夷不附,爵赏不行,吾之责也。 摧锋蹈刃,斩将搴(qiān)旗,尔之务也。”老板的职责是统一思想用好人,带兵打仗那是底下大将军的事。

是不是底下缺人呢?当时的唐朝有点象现在的美帝,从建国起对外战争就没停过。李靖这样上了年纪的不算,李世勣、薜万彻、李道宗,这些实战经验丰富的将领一抓一大把。打突厥、吐谷浑、薜延陀这些强国都没轮到李世民上,对付一个小小的高句丽,怎么就要亲征了呢?

而且真正从作战角度,李世民上未见得是好事。第一他的出场,大大增加了行动的风险指数。任何作战计划都要平衡收益和风险。有他在,原本可以承担的风险可能就不敢承担了。林彪曾谈到自己和粟裕的不同:“我因为长期以来,肩负保卫党中央的重任(他是一军团长)。我的担子很重,打仗较为慎重。而粟裕同志呢,长期远离中央孤军作战,一般情况都是在敌人包围的态势下打的仗,不冒险就无法生存,养成了他敢于冒险的特点。”

依唐朝当时的技术水平,打高句丽有两个最大的难点:一是进入山地作战,部队后勤补给困难;二是时间窗口很小。受气候影响,必须在二三月份寒季结束之后,至六七月雨季来临之前、或最迟到八九月寒季开始前,完成整个战役。

轻松读史之大唐(192):回首往昔少年,再披战袍出征

朝鲜半岛地形图

时间又短、又是远距离无后方作战,理论上是要敢于冒险打速决战的。而带着李世民这么一尊神,冒险和速决恐怕都要大打折扣。后面的作战进程也证明了这一点。

军事上有这些不利,政治上的不利就更严重了。主要古代通信和交通不发达,皇帝出门了,家里万一有点乱子来不及处理。隋炀帝第二次征高句丽时,杨玄感在后方闹革命,李密就曾给他出主意,叫他把杨广堵在关外不让回来。

因为上面这些原因,李世民要亲征,底下人一片反对。为什么要打,李世民在多个场合作过多种解释,而为什么要亲征,从未听他作过什么说明。

他的表叔隋炀帝倒是就这个问题讲过几次,可以听听作为一个参考。第一次打高句丽,他跟底下人说:“高句丽一国的人还抵不上我一个省,我带这么些部队(三十万人)去打,应该没问题吧?”底下人说:“打是没问题,但最好陛下不要亲自去。”理由就是我们上面说的‘事机在速,缓则无功。’有皇上跟着,打不了速决战。隋炀帝很不高兴,说:“我都到这里了(当时他在部队前线集结地涿郡,现北京),敌人面都没见着就回去,怎么能行!”显然,他把打仗当了儿戏,一认为铁定赢,二自己要做游戏的玩家和主角。第一次大败而回,第二次又要去。还是前面那人说:“皇上亲自去,事情就搞复杂了。”杨广不听:“我亲自去都没拿下,派别人去还想成功?”这就属于我干不了的,别人也不可能干成。

李世民从各方面都有点杨广的影子。当然他吸取了前者亡国的教训,一般来说懂得克制自己。但到贞观后期,作为事业有成、人到中年(这时年近五十,已经自称老人了),一方面开始考虑怎么给人生划个更圆满的句号、档案里再添一笔辉煌。另一方面,回首当初那个征战四方的少年英雄,他是不是也和杨广一样,渴望再次成为游戏的主角呢?

本篇修订版,可关注微信公众号‘ 一分钟神思漫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