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花卉
法国比赛学习养生之旅
发布时间:2019-10-06
 

最近在写夏校奖学金的文书,于是脑子里拼命的回忆过去发生的一切,从第一次参加比赛拿奖后的自豪到现在被专业大佬碾压的无力,从怯懦地提出想申音乐到现在光明正大的追逐自己的梦想,从法国的比赛学习养生之旅到现在为了标化GPA作品集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其实也就半年时间,但我却感受很深。我知道“很深”是个空泛且没有感染力的形容词,可那些感受哪是一个词能概括的呢?我是个健忘的人,记忆力连金鱼都不如,所以写下这些东西,不仅是想跟大家分享,也是为了以后自己的文书着想。



半年以来,我最不想忘记的,就是去巴黎的比赛学习养生之旅了。无论是行前的准备工作,还是7天的比赛和上课,都让我有了很大的提升。


行前准备工作中,我最大的收获莫过于学会了“听”和“看”。

在去之前,为了让自己的曲子更完美,我听了不下10个版本的示范演奏,有的还写了笔记——乐句的划分,强弱的处理,跑动段落的演奏,连断奏的对比,跳音的弹性等等。这项工作挺磨人的,很锻炼我的耳朵,但也很有意思,因为不同的演奏家的处理方式都不一样。虽然我弹的是一首古典的曲子,但不同的演奏家仍将乐曲在原有的框架里“玩”出自己的风格。然后,在将自己的笔记与自己的录音对比,取长补短:这个段落Schiff的跑动很清晰,要学习;这句的结尾Feltsman加了装饰音,还行,但我要保守一些;这段结尾Schiff做了渐强,和我的处理方式不一样……就这样一遍又一遍,我在乐谱上做了无数次标记,甚至连书都翻烂了qqaq 

除了“听”,剩下的时间我都在看乐谱中度过。我把乐谱扫描复印了几份,我常用的几个包里都放了一份,以免不时之需。记得艺术史课上学到的一个艺术家说过:“The color is the keybroad.”. Indeed,88个键,只是黑白交错,却可演奏出五颜六色,但这一切少不了乐谱的辅助。在我看来,乐谱是一首乐曲,特别是古典巴洛克时期的乐曲的骨架,演奏家只是往上面添血加肉而已。一切的血肉都是基于骨架而添加的,尽管每个人对同一首曲子有着自己的见解,但都离不开作曲家最初的意图。乐谱上的每一个符号,都承载着作曲家的意志,传达着他的感情。有些天才,会忽略谱子上的记号,全凭自己的理解和感觉,完成曲子。这样演奏出来的曲子,虽然也有可取之处,也令人赏心悦目,但终究少了点原汁原味。演奏古典巴洛克的曲子时,你需要做到的,是把自己代入当时作曲家的创作环境中,把自己想象成作曲家,然后重新演绎它,而不是把曲子从它所属的背景中抽离出来,再套入自己当下的环境中。 浪漫派允许你随性一点,后现代派甚至准你加入即兴的元素,但古典只希望你按他的套路来,别耍花招。



在巴黎的学习,更让我受益匪浅。

我第一次正规接触到视唱练耳,法国老师生动的教学也让我对乐曲有了更深的理解。法国的音乐教育,不同与中国,是以鼓励为主的。他们更注重学生对乐曲的理解,以及对历史背景的熟知,而不是一味地练习技法。法国老师很尊重学生的个人意见,在对乐曲细节方面的处理上,不会强硬地要求学生必须按照他说的去做,而是先给学生介绍背景知识,再提出几种可行的方案,最后指出学生原来的处理方式有何不妥,并推荐个人最喜欢的一种处理。我的老师不仅是位青年钢琴演奏家,也是为作曲家。在授课时,为了让我更好的理解不同地方需要的效果,他几乎把管弦乐的所有乐器都用上了:这一段你要想象自己在演奏大提琴,用拨弦的演奏法,dong dong dong dong;这一段会像在吹小号,ba ba ba ba……当然,他都是用法语说的。但音乐无国界,在上完第一节课后,我上课基本不用翻译都可以get到他的意思了。记得老师跟我说过最多的就是“excellent” “great” “16岁弹海顿已经很了不起了”,还有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你要清楚自己想传达给听众的是什么,要将自己想传达的情感传达到位。”



巴黎之旅对我来说像一场梦,我迷失在那人来人往的都市中不愿清醒。但事实很残酷,梦终究是梦,天亮了你还是得睁眼,得面对明天,得清醒。虽然我现在已经回来了,面对着标化GPA作品集和其他比赛愁眉苦脸,但美好的时光不求长久,拥有就好啦。



比赛&旅游照片